1.42 布衣为王

蓟王无难事。

究其原因,处高位,拥大义。号令天下,莫敢不从。

趋利避害,人之常情。人皆向好,民皆向善。蓟王少复祖爵,布衣为王。言行举止,爱恨情仇,无不符合时下,最纯粹最朴素的汉风。

前有高祖,中有世祖,今有蓟王。引领时代风貌。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故而世间所有的美好,皆奔蓟国。时至今日。良臣、义士,才子、佳人,蜂拥而至,自报家门。如今更不费吹灰之力,兼督四州之地。大河以北,乃至冰原之地。皆归王治。

幕府、封国相加,足有四百万户,千八百万口。

“并县可乎?”逢月中大朝会,蓟王居高下问。

“臣,窃以为。拓土安邦,善莫大焉。”薮东守乐隐,持芴跽奏。

“臣,附议。”辽海守郭芝,持芴奏对。

“臣等,附议。”百官齐声。

话说。此议,本就是左右国相,领百官上疏。蓟王再问,自无意外。然,增封并土,非同小可。蓟王需谨慎。

待群臣归位(正坐)。蓟王遂看向万石席位。

“卢公以为如何。”出人意料,蓟王先问卢少保。

卢少保,持芴奏对:“老臣以为,不无不可。”

“可有情由。”蓟王又问。

“王上既问,老臣试答。”略作停顿,卢少保奏曰:“先帝崩后,连下二诏。父死子继,兄终弟及。才有合肥侯、史侯、董侯,三朝更番(更替)。神器易主,内外骚动。今三分天下,乱世至矣。先并河北(四州之地),再统九州(计十三州)。三兴炎汉,天命所授也。”

此言,若出儒宗,百官自不意外。不料,竟先出卢少保之口。饶是太傅黄忠,左右国相,乃至殿内肱股重臣,无不惊讶。

唯我蓟王,感同身受。忽忆起少时,杀尽流寇。恩师着木屐,行二十里雪路,赶来相见。

劈头便问:可留活口。

刘备答曰:死无对证。

一问一答,道尽师徒大义。

蓟王轻轻颔首。又问儒宗:“郑公,以为如何。”

“卢少保(一)言(道)尽。老臣无语。”郑玄持芴奏对。蓟王礼遇,凡国老,无需跽奏。坐论国政,即可。

蓟王从谏如流:“上表并县。”

“主公明见。”群臣下拜。

端坐侧席,门下署六百石列。报馆丞陈琳,感慨万千。

果不出许子远所料。

兖州甄城,距蓟都更近,水路不过千一百里。经蓟国渠入漳、溯河,快船一日来回。

蓟王上报,翌日已送达尚书台。

尚书令桓典,不敢怠慢。遂携表奏,亲赴太师府。

不其侯伏完,车骑将军吕布等,皆在。

王允看后,表情释然。

不其侯伏完,忙问:“蓟王何所求?”

王允遂将蓟王上表,遍传众人。

伏完,草草看后,亦不由心头骤松。遂又将表奏,传与吕布。

王允笑问:‘四州有郡县几何?’

尚书令桓典早有准备:“并州郡九,邑九十八;冀州九郡国,邑百;幽州郡十一,邑九十;凉州郡十二,邑九十八。”

“近四百邑,蓟王百取一也。”王允一语中的。

不其侯伏完,欣然言道:“且蓟王所取,涿郡之良乡,广阳之蓟北,渔阳之潞县,右北平之无终。并辽东属国,皆为守护国境也。”

尚书令桓典亦道:“尤其辽东属国,可续接安北并辽海二郡。如此,蓟国境,方至周全。”

“辽东属国,国情若何。”王允又问。

“辽东属国,乃安帝时分辽东、辽西两郡所置,别领六城,治昌黎。三郡乌桓,便有一支出自此地。二虏(鲜卑、乌桓)相加,或有三万户,十八万众。”桓典答曰。

“六县竟只有三万户。”吕布慨叹:“便是中原下县,亦远不如。”

不其侯言道:“蓟王乃为续接国境也。”

“撤属国,立郡可乎?”王允此问,便有应允之意。

“可也。”桓典答曰:“今汉以来,属国多有废止。辽东属国,或可改昌黎郡。”

“如此,当全蓟王安邦之意。”王允一语中的。

“喏。”桓典这便领命。

不日三日,诏命已达。陛下言:可。

果然,蓟王无难事。

涿郡良乡,广阳蓟北,渔阳潞县,右北平无终,并改辽东属国为昌黎六县,计十县,增封蓟王。

看似厚赐。实则除良乡、潞县,民情稍好。蓟北、无终,次之。昌黎六县,一贫如洗。

蓟国东西千里,南北不过六百里。甚至安北并辽海,并不接壤。蓟王所求,乃全国境也。

北宫,瑞阁。

“昌黎郡,别领六城:昌黎、宾徒、徒河、无虑、险渎、房。雒阳东北三千二百六十里。辖有医无虑山(医巫闾山),地广草茂,农牧皆宜,丰饶物产。乃上佳牧场。”宋贵人将昌黎郡况,娓娓道来:“原辽东属国乌桓大人苏仆延,众三千余落。从于辽西乌桓大人丘力居。丘力居,众八千余落。从子蹋顿,今为奋威司马。”

“自上谷乌桓王难楼兵败身死,三郡乌桓,皆尊元舅(乌延)号令。”蓟王言道:“命人传书元舅,代问丘力居,心中所思。”多年前,右北平乌桓王乌延,得汉庭策封,称“乌桓单于”,号“汗鲁”。俗称“汗鲁单于”,统领三郡乌桓,守护东凌邑。今已有三万余落。

“喏。”宋贵人遂命女学事史,撰写家书。

“昌黎六县,横跨无虑山。当已此山为界,分割二郡。东坂三县,无虑、险渎、房;西坂三县,昌黎、宾徒、徒河。”蓟王言道。三县为郡,乃蓟国惯例。

“二郡何名?”士贵人又问。

“险渎县乃(卫满)朝鲜王旧都。可唤‘朝都’。西坂仍唤‘昌黎’。”

“朝都、昌黎二郡守,又当授何人。”士贵人再问。

“北海一龙,华歆、邴原二人。”蓟王已有所属。

三人一龙。华歆为龙头,邴原为龙腹,管宁为龙尾。同仕蓟国,皆为宿吏。足可牧守一方。

“另遣奋威校尉韩当部,北上二郡,扼守国境。”

“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