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臣服于我

实在不可理喻。

堂堂十域魔界曾经威名赫赫的十二魔神之一。

并且还是与四大至高世界之混沌魔界有关联,现在又成了半步至尊的强者,居然称他人为尊上,去做那可笑的爪牙。

就算那人实力强大,就算那人是至尊强者,那也不至于啊!

只要混沌魔界的强者出面,对付一个至尊的把握还是有的。

当然了,更多的是,你给我面子,我也给你面子。

所以,只要俾须天本人不愿意臣服,拉出混沌魔界当靠台,谁敢:不给几分面子?

问题是,堂堂半步至尊,会心甘情愿给别人当手下吗?

魔神给人族当下属,可能吗?

但是,看俾须天的样子,似乎还以这种可耻的身份为荣,这就非常扯淡了。

“你…你们被控制了?!”

鉴嶽突然间恍然大悟,但这种情况更是让他心凉,如果这个猜测是真的,反而说明了事态的严重。

其余二十多位半步至尊也都惊诧万分。

仿佛听见了什么不得了的天大隐秘。

老实说,心里很慌。

可是,现在选择逃离还来得及吗?

俾须天几人神色不屑。

他们自然知晓,自己是逼迫成为刘平安的奴仆,可被打上了众神之印后,那种抗逆之心反而是变成了恭敬、崇敬,甚至与日俱增。

没错,他们知道自己已经被控制住了。

但这并不影响刘平安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

“鉴嶽,不必浪费唇舌了,交出你的天眼,你现在就可以离开,当然也包括你们——”

俾须天又望向在场的其他人。

准确的说,是其中七八位。

“有至宝的都交出,其他人都可以走了,我奉劝诸位一句,莫要心存侥幸,至宝没了,对诸位而言也不算什么,大可以再去寻找,若是命没了,呵……”

话说到这,已经不言而喻。

只是,这话落在众人耳中却不是什么“不算什么”的小事。

那可是至宝,有谁的至宝是天上掉下来的?

哪个不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甚至,与自身契合,再想找到一件称手的至宝,还可能吗?

至宝交出,战力立马减半,甚至影响更大,这简直要人命呀!

洛丽塔目光投向刘平安,浑身散发着不可言喻,却又极度危险的气息。

九婴、元华、壬辰和盤洪四者当即立身于刘平安的身前,他们无惧一战,却也颇有忌惮。

洛丽塔为命运与秩序之神,攻伐爆发的手段薄弱,可并不意味着着她不擅长攻杀之术。

实际上,命运之道,攻杀之术非常强大且诡异,甚至能把与其为敌之人耍得团团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值得一提的是,洛丽塔身为命运神,至少有一件至宝,那便是传说中由命运石板所化的神权至宝秩序之剑。

命运石板一分为三,分别化作秩序之剑、智慧之书与正义之心。

据说三物合一,融合成完整的命运石板,便能掌控完整的命运大道,成就命运主宰。

“出口便要我等交出至宝,未免太过狂妄了吧?!”一道邪意凌然的声音传出,“尊驾能夺取至尊传承本尊并无异议,但莫要欺人太甚,还请放开他们,否则…”

“住口!!天邪,给你活路你不走,非要不知好歹,纵使你我同属魔神一族,再放肆,也只有死路一条!!”俾须天声色俱厉道。

诚如他所言,他并不希望看见同为十域魔界的强者就这么死去。

天邪若是针对他,说几句不痛不痒的话根本无所谓,可他偏要去怼尊上,俾须天就很头疼了。

他能手下留情,尊上出手可是要死人的。

“前辈…”

“交出天邪珠,然后,走!”

俾须天语气漠然。

天邪神色一怔,一瞬间思绪疯狂转动,某一刻,突然停顿了,他好似明白了什么。

下一刻,他取出天邪珠,目光透着复杂情绪,随即抹去印记,直接抛向俾须天,转身即走。

荣时,还有十几位半步至尊并无至宝,也在第一时间丢出一件宝物,继而快速离开。

他们算是看明白了。

他们这一方从大几千人,到几百人,再到二十几人,看似具有人数优势,实际上却是纸老虎。

因为他们从来都不是一路人。

对方还有着能秒杀半步至尊的强人,不说稳操胜券,那也是进退自如,掌握了主动权。

活得越久,结果越怕死。

这不是说怕死畏战,而是大家心里都明白一点,对付那位强人根本没什么胜算,送死毫无意义。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他们虽然没有至宝,可都留下了一件比较珍贵的东西,要不然,他们自己也未必能放心离开。

结果,到了现在,就剩下七位半步至尊了。

鉴嶽,天眼族,拥有一枚至宝级天眼。

愚痴,纯血种饕餮,拥有至宝五色神光旗。

洛丽塔,大罗天界命运神,拥有至宝秩序之剑。

奥莱克斯,元始神界神族的叛逆者,拥有至宝净世魔莲。

艾尔米尔,神秘的三大古精灵主神之一,掌握至宝翡翠之弓。

罗罗,修罗族,掌握至宝死神之镰。

虎魄神王,神兵界七大太古凶神兵之一,本体便是至宝虎魄刀。

他们七位,都拥有至宝,是真正意义上的至宝,而不是类似于天工界战械那种伪至宝,徒有至宝级的材质,而没有至宝级的本质力量的宝物,都算不上至宝。

其中又属虎魄神王最惨,因为至宝便是他的本体,让他交出至宝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七人神念交织。

自然是在商议对策。

只是商议了许久也没能拿出致胜绝招,自从那一位秒杀了赢虺之后,他们都有预感,即便是七人合力,全力一击,也没有把握拿下那一位,甚至五成把握都没有。

直接逃跑的话,看似可行,实则不然,对面有那位强人,一旦分散,必定会被各个击破,只怕连对方一击都扛不下,能逃哪儿去?

丢命,还是丢至宝,这个选择太艰难了。

“看来,你们是执意找死了!”

“既然舍不得,那便连命也一起留下吧!”

俾须天、婴歌等五人也不敢耽搁太久,万一惹得尊上不愉快,怕是下场不太妙。

而这时,虎魄神王一言不发却是率先发动强攻。

他是唯一没得选的,不想成为他人手中无法自主的一把刀,那就只能拼命。

“吼!!”

虎啸神猛。

有震慑心魄之力。

继而他便化为虎魄刀本体,勇往直前地斩向刘平安。

所有人都能看出,刘平安正处于一种微妙的状态,大概率便是在处理至尊传承,现在必然无法轻易出手,像之前的秒杀手段,也定然不可能毫无限制。

即便是在赌,虎魄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我来!”

壬辰挺身而出,化为本体,一片茫茫壬水雾海,而紫色神甲如同一面护盾,直接迎向虎魄刀。

虎魄刀戾气非凡,本身亦掌控破坏规则,能碎灭规则之力,所向披靡,然而,紫色神甲也绝对普通之物,蕴含顶级星辰之力,揉杂融合了众多规则,这是一种复杂的多规则形态的物质与力量。

刀与甲的碰撞,难分高下。

壬水属阳,又能克制虎魄刀的戾气与煞气。

实际上,壬辰对战虎魄可以说是占据了不少优势。

“果然不行…”

虎魄内心一沉。

壬辰五人,包括已经殒落的无生佛,他们六人能破入至至尊道场第四层核心,实力之强早已经毋庸置疑。

现在又被克制,虽然壬辰想杀了他也极难,但胜算方面,他连一成都没有。

也就借用虎啸神通,震开那些棘手的壬水之力,不受侵扰,但也仅此而已。

但随后,鉴嶽也动了。

他的眉心处,天眼已然开启。

瞳光直接笼罩整片虚空。

然而,在他的瞳术之下,刘平安就好似一块温润的美玉,饱满且无暇,一丝瑕疵,一丝弱点纹理都找不到。

再细看,却又像是一颗无比狂暴的星辰,蕴含着难以想象、极其恐怖的力量,唯恐触动分毫,便会炸开,然后湮灭一切。

但是,更深入一层次,就会发现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神秘莫测的禁忌。

就好比你在凝望深渊,深渊亦会凝视着你!

那是一种莫名的大恐惧!

别说找寻他的弱点纹理,只这一眼解析,才“看见”了表层,就已经有了大祸临头的感觉。

突然!

鉴嶽只觉得头痛欲裂。

眉心的天眼好似要炸开一般。

噗——!

神血飞溅。

天眼居然真的挣脱了肉身,并且散发出一股毁灭的气息。

“不……我的眼睛——!!”

鉴嶽痛苦大吼,他并不是因为天眼脱离而感到痛苦,而是他很清楚,天眼正遭受禁忌的反噬,已经要自毁了,脱离他,实则是为了保护他。

然而就在这刹那之间。

天眼粉碎了。

悄然无声,显得毫无抵抗力。

不仅如此,天眼碎灭所留下的力量居然化作一股无形细流,最终流向刘平安的神秘之瞳。

“怎么可能……”

鉴嶽呆愣住了。

失去天眼,他的修为直接从半步至尊跌落到神魔王境,并且还不是顶尖无敌神魔王,而是个普通神魔王。

但让他无法置信的却是他的天眼居然无法找出刘平安有任何弱点存在,甚至连规则纹理都看不见。

明明还不是至尊,难道他那只神秘莫测的眼瞳,是超越了至宝层次的禁忌存在?

问题是,至宝之上是什么?

那根本不存在吧?!

愚痴、奥莱克斯等人见此一幕简直傻眼了,虽然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傻眼。

一眼秒杀半步至尊也就算了。

现在这算什么?

都还没有出手,就把鉴嶽的至宝级天眼给反噬掉了,也就是说鉴嶽已经废了。

虎魄又被对方克制。

就算那一位不出手,剩下也是五对四,这还用得着动手吗?

老实说,硬要说机会,现在唯一的希望那便是洛丽塔,而且洛丽塔如果想要离开,应该还是有很大几率成功的。

他们不禁看向洛丽塔。

然而,洛丽塔的注意力始终都在那个人的身上,逃跑什么的,反抗什么的,她并没有这么做,谁也猜不出她的想法。

这时,众人忽然一怔。

因为,刘平安收敛了神力,太玄剑与魔龙龙元赫然显现在他是手中。

“终于完成了…”

刘平安淡然一笑,太玄剑确实是件强大的至宝,他虽然不擅长用剑,还不如锤子、棍子与轮子,但用来修炼《天武十乘》却是极好。

剑兵主杀。

融入身体之后应该可以获得太玄剑强大的剑道攻杀之力,没准还能和太玄剑尊一块融炼,就如同补齐龙元的完整魔龙至尊,以《天武十乘》融入体内,相当于融入了一位至尊的力量,可以提升多少实力暂且不知,但绝对炸天。

“又能修炼了,靠自己变强的感觉真是美妙!”

刘平安想想都感到沉醉。

不过,《天武十乘》目前加点到第七层,只能融合七件物品,已经融入了无名黑棒与天神谱,只剩下五个名额。

另外,

太玄剑尊+太玄剑!

完整的魔龙至尊!

天地玄黄玲珑宝塔!

这至少又是三个名额。

如此一来,就只剩下两个名额了。

至于加点到第八层暂时是不可能了,那个花销太大,受不起。

一千亿本源点数凑不齐。

一百万神魔点数又不舍得。

还有,这一帮穷鬼,白活了那么久,啥也不是!

刘平安环视一周,突然发现漏了几个人,虽然他说不上真的有多在意,可也确实有点影响心情。

但随后他又心情舒畅了。

“做得好!”

刘平安不吝赞扬,原来长生果树趁着至尊道场破碎之际,拖走了大部分道场空间,顺便也将那位得罪他的天工族以及其他人,一同拖入了他的体内世界。

一念之此,刘平安倒也不急着处理了,反正有的是时间去炮制他们。

倒是眼前这几位……

“我救你们出来,给一件至宝作为报酬,这不过分吧?”

刘平安目光平静,语气也显得温和,好似一位正在招待宾客的东道主,谦逊有礼。

鉴嶽是惧恨交加。

虎魄是不甘愤怒。

奥莱克斯、艾尔米尔与愚痴三者则是脊背发凉,有怨难言。

唯有洛丽塔神态平静,目光微带好奇与…敬意。

刘平安将请众人的神态尽收眼底,但他并不在意这些。

“既然如此,我便再给你们一个选择吧……”

“臣服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