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陪伴

苏娆按照秦慎之的要求,在正式的下班时间之后,她就一直被按在自己的冷板凳上开始训练。

“现在是六点半左右,你一直训练到十一点钟,我在办公室里办公,顺便监督你,不准临时逃跑,今天就算是再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也要先把这件事情给我做好了再回家,Ke

我要司机帮你接到你母亲那里了,家里的事情你也就不用担心了。”

苏娆正想要摆脱秦慎之或者自己将Ke

接到母亲的身边之后再回到战队训练,但是秦慎之早就已经安排妥帖了。

“你现在能够心无旁骛的开始训练了吗?”

“可以了。”

秦慎之靠在门框上,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在听到苏娆肯定的回复之后,他才安心的离开。

“谢谢。”

秦慎之在转身的那一刹那听到了苏娆这句话,她的声音很小,但是在空旷无一人,只有他们两个的训练室里,这句‘谢谢’却是这么的铿锵有力和回声嘹亮。

苏娆很需要这次的机会,秦慎之明白,因为这是苏娆第一次作为主力成员参加这种重要的发型比赛。但是第一次总是会让自己磕磕绊绊的话,苏娆的状态就产生了巨大的变化,从一开始的直冲云霄,一直到现在的跌入谷底。

她嘴上是说自己赞同换人的这种想法,但是只有秦慎之能够看到,在她说出这句话之后,她眼里黯淡无光的神情。

就连秦慎之的心里也不由得钝痛起来。

她渴望这个机会,也许自己千方百计的想要在模拟赛上调整自己的状态,但是她就好像是遇到了一座逾越不过的鸿沟一样,只能自己站在原地踏步踏,甚至是往后倒退。

“不用谢我,要谢就谢你自己,你的能力在所有人面前都是有目共睹的,我相信你能够破除自己的心魔,加油吧。”

一声‘加油’,秦慎之说的云淡风轻,却在苏娆的心里留下了浓墨色彩的一比笔。

苏娆觉得自己再对秦慎之说谢谢就有些矫情和太过客气了,于是她选择快速投入到自己的训练当中去,希望自己能够如同秦慎之说的那样,在这次加班加点的训练中,重新找回到自己的巅峰状态。

..

时间拉得很快,训练室的时钟盘上,三根指针都在或慢或快的转动着,苏娆在历经了几次的训练之后,缓解了自己的压力,开始逐渐找到了自己的状态。

这时候已经是快九点了。

夜幕降临,华初灯上,大城市的夜生活才正式拉开帷幕,立交桥上的车队虽然没有停滞,但是还是一辆跟着一辆的在缓慢的走动。

苏娆抻了一个懒腰,所有的压力和不痛快都烟消云散,她站在训练室里的落地窗前,看着这繁华的都市,内心却是十分的安稳。

“训练的怎么样了?”

秦慎之站在训练室外看了很久,连苏娆抻懒腰的那个可爱的举动都被他抓了个正着。

“秦总,你怎么还在这里?我不是偷懒啊,我就想休息一下,放松一下自己的眼睛。”

“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就在办公室等你,我今天的工作正好没有做完。”秦慎之给苏娆端了一杯泡好的咖啡,“放心吧,你休息一会儿我能够理解,不怪你,喝杯咖啡提提神。”

秦慎之对苏娆撒了个小小的谎,其实他今天的工作任务早在下午的7时候就已经圆满的完成了,他来到训练室就是想看看苏娆模拟赛的情况怎么样了,‘顺便’也接一下苏娆回家。

正巧合的是,被他发现了战队队员们吵着闹着要换人,他就替苏娆解了围。

“谢谢。”苏娆礼貌的接过秦慎之端来的咖啡,不算太烫手,但是暖暖的,喝进肚子里不仅提醒还暖胃,看不出来秦慎之还是挺体贴细心的。

“你什么时候跟我这么客气了?”秦慎之打趣到。

“秦总,你知道我在感谢你什么。”

“哦?是吗?我还以为你不知道。”

苏娆虽然对自己在一些生活琐事上有些迟钝,但是她的头脑还是很灵活清醒的,今天要不是秦慎之,她的下场就是注定被换。

“秦总,您就别打哈哈了,我是真心实意的感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第一次参加大赛,还没上场一展自己的身手,就要被淘汰掉了。”

“苏娆,既然你知道很有可能是有人故意为之的,为什么你不说出口呢?”

“秦总,要不说盛秦集团在您的带领下能够成为商界的龙头老大呢,你怎么什么事情都知道呢?”

秦慎之最多也就是听到了其他队员们强烈要求换人的这件事情,对于模拟赛上的赛况他应该是一概不知的,怎么可能会知道其他人故意给自己使绊子呢?

“我猜的。”

“那您还真是神通广大。”

“神通广大这个词,我是不敢当,但是我的猜测,也是有理有据的。”

苏娆搅拌着自己的咖啡,又品了一小口:“这话怎么说?”

“一个人的状态是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迅速崩盘的,我知道这次的模拟赛你一局都没有拿,就算你真的是状态低迷了,也不至于一局都拿不走,除非你在TK这种顶级战队的队内成绩都是假的,又或者你半斤八两,其他人都是水货。”

“为什么没有这种可能?”

“你真当TK战队是养咸鱼干的吗?”

“噗..”苏娆一口咖啡吐到了自己的身上,她抽出一张纸巾忙不迭的擦干净身上的咖啡渍。

“如果没有队员的拖后腿,我估计你也不会输得这么惨,但是这就是关键,跟你同队的,都是要上场的核心队员,哪里会有这么多的拖后腿的人,这些人都比你在战队中的时间久,极个别的人甚至比高雅的资历还要老,怎么可能同时出错?我刚刚还说了,要是真的在大赛之前有状态不好的情况,那都是以上下波动,但是不至于大失水准,这些人,无非就是故意的。”

“秦总,您真的担得起这神通广大这个词。”

苏娆将脏的纸巾扔到垃圾桶里,又将手中的咖啡杯还给了秦慎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