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面试

答应的事情不能不做到,这是苏娆的宗旨,在任何情况之下都不能被打破。

她答应了秦慎之,要将Ke

带到战队,作为一个面试的小队员,今天苏娆又将Ke

带到了盛秦集团秦慎之的办公室里。

“妈咪,昨天我不是来过了吗?”

Ke

还不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苏娆暂时还没有跟Ke

提醒。

“Ke

,妈咪昨天都没有跟你讲清楚,今天带你来这里,是因为你要来面试。”

“面试?”面试这个词语对于一个才将将肚幼儿园的小朋友来说是一个极度陌生的词语。

“啥叫面试?”也不知道Ke

是跟哪个小朋友在幼儿园里学习的口音,满嘴的大碴子味,连一些略带外国口音的词语都被同化掉了。

苏娆乐呵呵的跟Ke

解释:“就是面对着一个公司的大老板,你要乖乖的站在别人的面前,介绍自己有什么特长,而且还要证明自己的能力,要认真努力的通过这个大老板的面试,妈咪真这么说,你能够明白了吗?”

“嗯,差不多了。”Ke

转念一想,自己的妈咪还没有告诉自己究竟要展示什么样的特长,立马问苏娆,“妈咪,我要展示什么样的特长啊?我的特长实在是太多了,一下子不能展示出全部来~”

这个小孩儿,跟秦慎之怎么有点儿靠拢了一样,跟他都是一样的臭屁自大,除了动作神态上可能有一些不太一样,但是说话的语气真真是一模一样的。

也是奇怪,Ke

跟秦慎之明明就接触的不多,怎么倒越来越像秦慎之了……

“妈咪,你笑什么?”苏娆嘴角的笑意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还是被Ke

捕捉到了。

“我没笑什么,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谦虚了,小滑头?”苏娆捏了一把Ke

的鼻子,“你今天要展示的才艺就是你最拿手的打游戏,可以吗?”

“哦!是这个!我当然可以了!”Ke

一连三个感叹之下,连连向苏娆保证,自己能够好好的拼一把,不让苏娆失望。

“那是谁来面试啊?是哪个大老板?”

“就是阿政的爹地。”

“真的吗?”

“是的没错,妈咪可以十分确定的告诉你。”

秦慎之匆匆赶来的时候,两母子正聊得兴起。

“嗯,我知道了。”秦慎之进办公室的时候还在打着电话,大忙人就是不一样,手机恨不得都绑在自己的耳朵上。

“来了。”秦慎之说话就是这么的简明扼要,“苏娆你先出去吧,我跟小孩子单独聊一聊。”

“我不用在场的吗?”Ke

还是个小孩子,对于面试这种事情还是头一回,而且苏娆觉得这不过就是秦慎之开的玩笑罢了,不至于这么的当真,现在他却搞得像真的一样。

“你见过那家公司面试员工的时候还有其他人在场的,都是一个一个进来面试的。”

秦慎之真的是将Ke

当做一个求职者来看待,这是苏娆万分没有想到的。

“那行吧,Ke

你加油啊,妈咪出去了。”苏娆其实不太放心Ke

能够独自面对这样正式的面试。

“放心吧,我的等会儿会平安的把Ke

送回家,你先回家好好的休息吧,有好消息的话,我第一时间通知你。”

“那…那Ke

妈咪先回去了啊。”

这是个对Ke

能够早早独立的好机会,苏娆肯定是予以赞成的,但是毕竟是Ke

的第一次,苏娆作为一个母亲还是隐约有些担心。

“提高独立自主的能力,而且他身边还有我,你没有必要这么的担心,回家吧。”

秦慎之起身来将恋恋不舍的苏娆推了一把。

“行。”苏娆从门缝中不停的看着Ke

,Ke

双手垂放在裤边上,站得笔直,像一个训练有素的小战士,看上去信心十足,其实他还是不停的蹭着自己的裤子,手心里的汗水都被蹭到裤子边边上了。

只听‘啪’的一声,Ke

最后小紧张的表情倒映在了苏娆的脑海中,苏娆不甘心,趴在门上听着办公室里的动静。

里面传来秦慎之低沉又穿透力十足的声音。

“Ke

,准备好了吗?”

Ke

没说话,小头儿点的好,要是面前有一张大鼓的话,估计能有节奏的敲出一阵鼓点来。

“好了,既然准备好了,那就介绍一下你自己吧。”

“我…我叫的英文名叫Ke

,我还有一个中文名叫苏启。”

“嗯?”秦慎之还是第一次知道Ke

的中文名,之前都跟苏娆和秦政叫习惯了,连他的中文名都没有问过苏娆。

“我喜欢…喜欢打游戏,而且我很厉害哦!但是妈咪说打游戏是打游戏,不能天天都玩,要以学习为主,所以我只能在幼儿园放假的时候跟妈咪一起玩,其他的时候还是不能打游戏,不然妈咪会生气。”

苏娆对Ke

的家教是相当的严格,而且她在对孩子的教育上确实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小孩子说话都是一股子稚嫩的童声,秦政从小受到的教育都是数一数二的,但是在日常的生活中有时候还是小孩子的脾气。

秦慎之在Ke

的身上感受到他跟其他同龄孩子不一样的感觉,他总是有一种超脱年龄的小成熟。

……甚至有那么一点儿像自己。

“想什么。”秦慎之嘴里犯嘀咕,立马将这种荒诞的想法甩掉。

接下来就是单刀直入的进入主题。

“好,那你告诉我,你最擅长的游戏是什么呢?”

“我什么都会!”

Ke

由开始的紧张,一直到现在的侃侃而谈,都是因为秦慎之提到了他喜欢的电竞游戏上。

“虽然没有妈咪那么的厉害,但是妈咪把她所有会的东西都教给我了,其他的小朋友都没有我厉害。”

何止是其他的小朋友,连比他稍微年长的一些青少年很有可能不能与之抗衡,他是难得一见的天才。

“你的妈咪是一个好老师,也是一个好妈咪。”

“嗯,我也是这样认为的。”Ke

小嘴一抿,给秦慎之的话点了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