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划清界限

姜权似乎是在想事儿,还没有避开这车。

苏娆赶紧提醒姜权。

姜权反映了过来,立马脚踩油门,想要避开,可是,这个时候根本已经晚了!

姜权轿车的前车厢被货车从姜权的方向重重地撞了过来,姜权下意识地侧身一把将苏娆给抱住,用身体死死地护住了苏娆!

苏娆只觉得身体被猛烈地撞了一下随即,便没有了任何的意识,昏过去前,她感觉到,自己身上似乎被某种湿润的东西全数都浸湿透了,随即,一股血腥气息飘到了鼻间,苏娆嗅到,整个人都颤抖不已。

这场车祸,造成了不小的交通堵塞,还有人拍照放到了网上。

阿ke

正在家里玩游戏,忽然看到了弹出来的新闻框,瞥了一眼后,阿ke

的面色瞬间变了,赶紧给妈咪打电话,可是,电话完全打不通。

阿ke

慌乱不已,下意识地第一个联系了秦慎之,让他帮忙查一下妈咪此刻在什么医院中。

-

医院内,只是昏迷过去的苏娆很快就醒来了,看到自己此刻身处的环境,想到昏迷前发生的事情,苏娆面色苍白。

她坐起身时,护士正好进来了。

“你不要乱动,还在输液呢,你虽然伤得不重,但是,有可能引起了脑震荡,必须得留在医院观察一番才行!”护士走过来按住了苏娆的肩膀,低声叮嘱道。

“和我一起送来的人呢?”

苏娆看着护士,满是担忧地问道。

“他伤得很重,浑身骨折,如今已经从手术室内出来了,现在正在重症监护室里面呢,还不知道挺不挺得过今晚,若是挺得过那就没事儿,若是挺不过,问题可就大了!”

护士说着,检查了一下苏娆额上的伤势,又看了看她其他的体征,都还算正常,这才放心,“你好好地休息吧,不要乱走动!”

“好,多谢!”

苏娆点点头,看着护士出去了,抬眸看着天花板,鼻尖消毒水的气息,让她觉得有些鼻酸。

她阖上眸子,就会想到车祸发生的那一刻,姜权直接扑过来,将自己护在怀里的场景,苏娆说不动容,是假的。

到了这一刻,苏娆大概可以将过去发生过的那些事情暂时忘掉。

“妈咪!”

阿ke

的声音从病房门口传来,苏娆立马瞪大眼看向了病房门口,当看到和阿ke

一起前来的秦慎之时,苏娆想到姜权告诉自己的那些事情,眉心瞬间微微一蹙。

想也没想,直接问道,“秦总,你为何要联合几大公司的人对付姜权?”

“我对付姜权?”秦慎之没想到自己到这医院来见到这丫头,这丫头跟自己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为了姜权而质问自己,立马气得面色发红,怒视着苏娆,“我大晚上让人查你住在哪个医院,还去接来阿ke

让他看到你安心,你却见我第一面就质问我,看来,在你心里面,你根本还没有放下这个叫姜权的人!”

“不管我有没有放下,都不是秦总你用这种方法对付他的理由,如今姜氏面临着破产的危机,可都是因为秦总您当初一句话造成的!”

苏娆紧着牙关看着秦慎之,她以前只知道这男人的手段雷霆,现在才知,他完全可以一手遮天。

对秦慎之的惧意,在这一刻,多了许多。

“他为了接近你,故意和盛秦集团扯上关系,我只不过放话出去说不合作,其余公司要如何对付他,和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故意说要打压姜权的,什么叫做故意对付?”

秦慎之觉得,自己都要被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给气死了:“而且,就算我对付他又如何?谁让他一天到晚没事儿就出现在你的面前?难道,你很喜欢这个男人这样缠着你不放吗?”

秦慎之的话,让苏娆已经不想再争辩了。

她朝着阿ke

伸出手。

阿ke

走到了床前,握住了妈妈的手。

“多谢秦总帮我将阿ke

送来,也多谢秦总大晚上到医院来看我!”她语气十分疏离地跟秦慎之说道。

“呵呵!”秦慎之直接冷笑一声:“看来,我今晚真不该来这里,好心地来看望,还得不到半点好脸……”

秦慎之说完,直接转身走了。

两人如此不欢而散,苏娆满脸不忍地合上了眸子。

其实,她也不想如此的,可是,很多事情,并不是自己说不想就不会发生,刚刚会说出那些话,真的是因为她听到姜权说了那些话后,心里面一直都挤压着一股怒意,在看到秦慎之的那一瞬间,这些怒意全部都宣泄出来了!

阿ke

看到秦慎之走了,苏娆面上浮起的伤心神色,有些心疼地伸出手,在妈妈的手背轻轻地拍了拍,“妈妈,你不要难过,秦叔叔不是故意的!”

“我没有难过,我只是觉得,有些对不起他!”

仔细想想,自己根本没有任何理由在秦慎之面前如此质问。

她捏捏眉心,现在睡也睡不着,心里十分担心姜权。

幸好,很快姜权就醒来了。

护士来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苏娆。

“我可以去看看他吗?”苏娆担心地问道。

“诶,你们两可真是的,他醒了之后,第一句问的也是可不可以过来看看你!”护士无奈地叹叹气,“他那样子,浑身都包扎着,根本不能动弹,怎么可能来看得了你,还是你去看看他吧,这样,你们也可以放心点!”

如此说着,护士查看了一下苏娆的输液管,已经差不多快结束了。

输液结束后,苏娆让阿ke

扶着自己,朝着姜权的病房而去。

站在姜权的病房门口,苏娆看到了床上浑身包裹着,十分惨烈的姜权,苏娆的神色微微一颤。

她想起刚刚秦慎之的话,如今姜氏落成这副德行,其实,说起来,和自己大概也是有些关系的。

她必须得让姜权清楚明白,自己和他已经没有半点可能了。

只有这样,姜权才会和自己划清界限,也会按照他原本的路线继续走下去。

如此想着,苏娆将病房门缓缓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