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被追求

苏娆带着两个孩子上车后,才舒了一口气。

“妈咪,这个程白晓,我听说过他的名声,他是一个花花公子,你可千万不要跟这样的人扯上什么关系哦!”秦政上车后才找到机会如此跟苏娆说,眼神中带着满满的认真看着苏娆,微微蹙着眉头如此跟苏娆说道。

“嗯,我知道!”

苏娆笑着点点头,“放心吧,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而且,我现在真的没有谈恋爱的想法,不管是谁,都不可能改变掉我这样的心思的!”

听到这样的话,秦政可算是松了一口气。

只要妈咪不被其他人拐跑就好了。

但是,让秦政没想到的是,这个程白晓,除却是个花心大萝卜以外,还是一颗甩不掉的牛皮糖!

被苏娆这样拒绝后,程白晓觉得,苏娆肯定是欲擒故纵。

因为自己这样有魅力的男人,还没有追求哪一个女人失败过。

他绝对不会搞不定苏娆这样的女人。

程白晓甚至是给自己制定了一个非常详细的计划,想要利用这个计划来一点点地将苏娆攻略了。

第二天一大早,苏娆到公司楼下时,又遇到了程白晓。

知道程白晓是老板可能会很闲,但是,苏娆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会闲到这个地步,苏娆直接装作没有看到程白晓的样子,准备绕开程白晓直接进公司去。

“小娆!”

程白晓喊得十分亲密,朝着苏娆跑了过来。

“额……”跟在苏娆身后的秦政和阿ke

面色瞬间沉下去了,两人异口同声地吐槽道:“这个家伙还真的是阴魂不散啊,趁着爹地不在,就想要撬墙角吗?”

苏娆也有些烦躁。

程白晓的手里又是一束花,递到了苏娆的跟前,“不管如何,还是先把这一束花收了吧,这可是我专门给你选的,最适合你的玫瑰!”

“抱歉,我花粉过敏!”苏娆随便扯了一个由头,想要拒绝了程白晓。

程白晓一听这话,瞬间去将花扔了,然后,拿出了一个绒面盒子来,递到了苏娆的跟前,“那这个项链你可以收下吧?这是我亲自给你选的,最适合你的项链!”

“程老板,对不起,无功不受禄,我觉得,我真的没有任何必要收你的东西,我还要赶着去打卡上班呢,就不在这里跟您浪费时间了,再见!”

苏娆逃也似的跑上楼去。

程白晓还想要追上去,秦政顿住了脚看着程白晓,“这位叔叔,我妈咪已经做得够明显了,难道你没有半点自知之明吗?太过热烈的追求可就是缠人了,会引起人厌恶的!”

“诶,你不是秦总的儿子吗?怎么就开始叫苏娆妈咪了?难道,你爹地和苏娆真的会结婚?我怎么觉得,你们家的家庭是没有办法接受苏娆这种出身的姑娘的呢?”程白晓带着些许淡笑,如此跟秦政说道。

秦政听到这个话,气得一张脸涨红不已,咬着牙怒视着程白晓,“不管如何,都不管你的事儿,而且,我妈咪已经说了不喜欢你了!”

对于一个小孩子的话,程白晓根本就没有放到心里过。

秦政和阿ke

走到了电梯里时,两个孩子的面上都带着些许怒意。

“那个叔叔还真的是半点都不懂事,这种情况下,妈咪的话都已经说得那么明显了,居然还要缠人!”阿ke

带着些许无语说道,“秦叔叔到底是去哪里了?怎么还不回来啊?我都担心,若是秦叔叔再不回来,妈咪真的要被别人给骗走了。”

“我也不知道!”秦政丧气地说着,“不过,我可以给爹地打电话发短信,让他赶紧先回来,不然,老婆可真的要跑了!”

“嗯!”

阿ke

点点头,表示十分赞同。

可是,秦政的这些短信发出去后,真的完全是石沉大海。

秦政和阿ke

越来越慌了。

因为下午下班时,那个程白晓又来了。

这次,程白晓比之前还要高调很多,准备了一个大花束在楼下,准备当着所有人的面儿给苏娆告白。

苏娆还在办公室里面就听到了这件事,她蹙着眉头看着楼下的情况,根本不想要下去。

最关键时,这个时候,苏娆的电话还响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姜权打来的。

看到这两个字,苏娆的眉心瞬间皱紧了。

这一个还没搞定,另一个又来烦自己了,自己这命怎么会这么苦啊?

苏娆将电话接听起来,语气里带着些许凉意问道,“怎么了?”

“小娆,听说你去参加了比赛还得到了冠军,我想要给你祝贺一下,我现在就在你们公司的楼下,你下来,我们一起去吃个晚饭吧!”姜权的语气十分温柔地跟苏娆说道。

“不要!”

苏娆直接拒绝了姜权,“我没有时间,姜先生,我请你以后也不要到我的公司来找我了,可以吗?我早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生活,和以前彻底再见了,我也希望可以和过去的人彻底再见!”

“小娆,我们当初会分开,是因为你出事了,但是,我现在已经想通了,当初的那件事,我只会当成是你我人生中的一个插曲而已,你我现在也应该回到正轨上了,我还爱你,你肯定也不会这么轻易地将过去的那一段感情放下吧?所以,你肯定也是还爱着我的,为何就是不能够和我再度和好呢?”

“姜先生,过去的那段所谓的感情,我早就已经放下了,根本不存在您说的这种什么放不下!”

苏娆是真的觉得和姜权说这些事情很是费口舌,这个家伙到底是以什么理由来确定自己还放不下过去的那段婚约的?

在苏娆的心里面,那段婚约真的是可以随时随地放下的,根本不至于说什么放不下。

“小娆,那,我们难道连普通的朋友都不能做了吗?我现在就在盛秦集团的楼下,我只是想要单独地帮你庆祝一下而已,你连这个机会都不愿意给我了吗?”

姜权的语气忽然委屈得不行。

苏娆:“……”

苏娆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要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