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天差地别的两个团子(2)

一觉睡醒来,苏娆舒服的抻个懒腰。

“妈咪,早上好。”Ke

早就醒了,穿好自己的衣服。

在苏娆的良好教育下,Ke

早就形成了早睡早起的习惯,比她的生活习性还要健康。

苏娆又偷偷拱回被窝里,被Ke

发现了。

“妈咪,不要赖床哦,赶快起来吃早餐哦。”

苏娆被Ke

的小手拉起来,穿衣洗漱。

厨房里。

Ke

忙碌的小碎步在厨房显得颇为稚嫩,他拿起一片吐司,放进烤吐司的机器里。

苏娆从冰箱拿出牛奶,又拿出两个空的玻璃杯子。

“Ke

,要吃煎鸡蛋吗?”

Ke

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但是宝贝,你不可以用锅和炉子,因为很危险。”

苏娆这时候还不忘教育Ke

“妈咪,我记住了。”

苏娆从冰箱里拿出两个鸡蛋,磕在桌角,蛋黄和蛋青流进碗里,搅拌一阵后,放进锅里,不一会儿,煎鸡蛋的香味就飘香四溢。

“妈咪,你只会做煎鸡蛋吗?”

苏娆登时一愣。

“呵呵……不是啦,我还会做其他的……”

Ke

偏着头,看着自己的妈咪脸红红的。

因为每次早餐都吃煎鸡蛋,小Ke

很怀疑自己的妈咪是不是只会这个。

一顿早餐后,苏娆带着Ke

开始做晨练。

“Ke

,做练习之前,要把身体舒展开,不然会受伤的。”

“嗯。”

Ke

学着苏娆,将腰弯下来,双手接触到地面。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苏娆和Ke

的晨间运动刚刚开始。

秦家别墅里。

“爹地!起床了!本宝宝不开心了!”秦政坐在床上,嘴巴翘的老高,身上的衣服还没穿好,上衣扣得十分别扭,扣子一个也没扣到正确的位置上,衣服领子塞进凌乱的塞进脖子里,裤子穿了一半也没套上去。

秦慎之眯着眼睛醒来,被秦政的小肉手直接招呼了几个软巴掌。

“阿政,爹地再睡一会……”

其实秦慎之很有自制力,早睡早起,生活习惯都很有规律。

只不过昨晚的闹肚子事件,让他属实是太难受了,早晨起来还有后遗症。

他在内心保证并发誓,以后就是别人硬塞给他这些麻辣烫一样辣嘴巴的东西,他再也不碰了。

“爹地不是教育本宝宝,不能赖床吗?”

秦政边说边将自己套进衣服里,奈何没对正,头卡在领口出不来,小脸憋的通红。

秦慎之在床上,眯着眼看着秦政的一举一动,见他小手乱挥,小脑袋探不出来,帮他将领口调正,终于是把上衣穿好了。

“好了……爹地这就起来。”

秦慎之说话的时候还是有气无力。

他匆匆套了几件衣服,就领着秦政下楼了。

早餐从来不用他们自己动手做,家里的佣人服侍他们吃早饭。

餐桌上,什么口味,种类的早点都有。

小蛋糕,牛奶,吐司,三明治……

秦政小手抓住小蛋糕就往嘴里塞。

“阿政,手洗干净了吗?”

喝了一碗热粥的秦慎之,胃里暖暖的舒服多了,说话也有劲起来。

“爹地,我的手很干净……”

秦政亮出干净的小手,然后又拿起小蛋糕,狼吞虎咽起来。

“阿政,爹地怎么跟你说的,吃饭的时候要怎么样?”

秦政吃得半张脸都是奶油,听了秦慎之的话,又将剩下的一小块蛋糕放下来。

“吃饭要细嚼慢咽。”

“那你做的怎么样呢?”

“不好……”

“用你左右手边的刀叉,不要用手直接拿。”

秦政拿起桌子前的刀具,佣人递给他一块方巾,叠好塞进胸前。

秦政用得很别扭,老半天才切下一小块蛋糕。

“以都要这样,明白吗?”

“嗯,我知道了爹地。”

秦政不敢反抗活血满满的秦慎之,只能乖乖听话。

早餐过后,秦慎之带着秦政搞锻炼。

“爹地,我跑不动了……”

秦政的两条小短腿根本就追不上秦慎之的大长腿,在后面拼命追赶着,可是秦慎之一步就能抵得上秦政的三四步还不止,秦政累得气喘吁吁。

他很想朝他严厉的爹地喊:“本宝宝不干了!”

可他不敢。

想起在苏娆妈咪那里住的几天,秦政越发想念她了。

“阿政,就跑这一圈,快点。”

秦慎之的言外之意,本来是想要秦政多跑一个圈,看他‘身娇肉贵’的样子,怕是两条小短腿撑不住。

“爹地……本宝宝不跑了。”

秦政终于反抗,一屁股坐在地上生闷气。

秦慎之走过来,怎么劝也没有,软磨硬泡下,秦政还是坐在地上不起来,像是屁股被黏在了地上。

对付秦政,秦慎之还有最终的杀手锏。

“阿政,你不是想那个Ke

的妈咪吗?”

秦慎之的双眼竟迸发出探究的目光来。

听到‘Ke

’,‘妈咪’等一系列的关键词后,秦政终于从地上站起来。

“爹地,本宝宝可以跑完这一圈。”

“行,跟着爹地。”

“嗯。”

苏娆在锻炼的途中,又被几个喷嚏打乱了动作。

“见鬼了!昨天洗澡的时候也有人骂我。”

苏娆从桌子上抽了几张卫生纸巾擤鼻涕。

“妈咪,你是不是感冒了?”

擤了半天没什么动静的苏娆,对着Ke

说:“没事宝贝,妈咪没感冒,你看,妈咪连鼻涕都没流。”

Ke

看了看干净如初的纸巾,这才放下小心脏。

“好了,晨练结束了,Ke

接下来要做什么呢?”

“我想看书妈咪。”

“好,去书房,有什么不懂的问妈咪,正好,你这个关键时候普通话瓢嘴的毛病,我也要好好纠正你了。”

Ke

立马收息立正站好。

“谢谢妈咪。”

Ke

正经的样子让苏娆开怀大笑。

秦政的日子可没有Ke

那么好过。

秦慎之在考他的拼音。

“阿政,为什么你的普通话也变得这么不标准了?”

“爹地,我也不知道……”

难不成是苏娆的孩子Ke

,跟秦政玩了几天,把他的标准口音都给带跑偏了?

“秦政,打起精神来学习,不然爹地要生气了。”

秦政立马睁开即将合上的双眼,点头点头再点头。

两个团子的命运相交,又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