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送花送礼物

秦慎之的声音在俞杰的身后响了起来,带着些许冷意和嘲讽,熟悉秦慎之的人便知道,秦慎之这样的语气已经表明,秦慎之现在非常生气了。

苏娆诧异地看向秦慎之,没想到秦慎之会来的这么快。

俞杰也是满脸诧异,扭头看向秦慎之。

“秦……秦总?”俞杰的面色渐渐苍白起来,看着秦慎之的眼神里多了几分害怕。

“你收拾好东西直接离开吧,最近我也算是看出来了,你在我们战队里面根本任何用都没有,留在这里只是吃干饭而已!”秦慎之带着冷意看着俞杰,眼底满满的都是嫌弃。

俞杰做梦都没想到秦慎之会忽然出现,而且,自己居然这么轻而易举地就被开除了,有些不服气地咬紧了牙关梗着脖颈看着秦慎之,许久后才沙哑着声音开口道:“你真的要开除我?你准备把战队交给这样一个女人?”

“从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来看,苏娆是真的比你有用得多,所以,我留下她实在是无可厚非!”

秦慎之扯着唇角淡淡地笑着说道。

“好了,俞先生若是不想把局面闹得更难看的话,就乖乖地离开吧,你做过的那些事儿,我都不和你计较了,你也别想再从盛秦拿走半分钱!”秦慎之满是冷意地说道。

俞杰最后看向苏娆,眼底带着浓浓的憎恨,离开盛秦时,他如同一条被扫地出门的狗!

苏娆感激不尽地看向了秦慎之,又是他给自己解围了,这家伙不是出差去了吗?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

秦慎之只是淡淡地勾了勾唇角,便转身离开了。

他走后,战队的其他人面上都露出了八卦的神色。

“秦总好好哦,应该是专门来给苏娆姐解围的!”

“这可是狠狠地打了俞杰的脸,我看,苏娆姐或许真的要做我们的老板娘了!”

“这样也好,少爷不是也挺喜欢苏娆姐的吗?以后去做了后妈,也不会尴尬的!”

……

这些话,落到了秦政和阿ke

的耳中,两个孩子对视了一眼,然后,腹黑地笑了笑,两个孩子的心里面立马就有了主意。

苏娆没注意到这些人的眼神,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来,开始记录刚刚solo中这些孩子们的表现,她要把每天的训练情况都记下来,只有这样,才能知道这些选手们有没有进步,自己也好从这些孩子的技术中分析出更好的教授办法来!

青训队的训练渐渐地上了道。

苏娆整个人虽然非常的忙碌,但是,觉得很是充实。

让苏娆有些疑惑的是,忽然有人开始给自己送花送礼物了。

“苏小姐,这是秦先生给您订的花!”送花的店员一脸暧昧的笑意跟苏娆说道。

“秦先生?哪一位秦先生?”苏娆的面上满是疑惑,微微蹙着眉头低声问道。

“就是秦先生啊,他是打电话来订的花,所以,您具体让我说是谁,我也是不知道的,不过,这可是秦先生专门叮嘱包给您的九十九朵玫瑰花!”店员将手中的大捧花递给了苏娆。

苏娆好不容易抱住,回到战队的办公室内时,大家看到这么大一束捧花,面上立马露出了暧昧的神色。

“哇,这么大的玫瑰花,是谁送给苏娆姐的?”

小蕊最兴奋,来到了苏娆的身边,十分诧异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苏娆看到有一张卡片,拿起来一看,是打印的字体。

卡片上写着:“给我最爱的你!”

“哇!”小蕊看到这样的话,小脸蛋瞬间红了,“这下面的落款是慎诶,不会是秦总送的吧?”

“真的吗?”战队其他人听到这话,立马也兴奋了,赶紧站起身来,好奇地看了过来。

“你们不要这么八卦啦!”

苏娆的脸红的不行,她是被这些队友们调侃的眼神给弄得脸红的,其实,心里面却没有太多的波动。

因为,苏娆认识的秦慎之肯定不会做这种明目张胆的事儿,他就算是要对自己表达喜欢,也会用别的比较隐晦的方式。

她将花分给了战队的女孩子们,剩下的全部都插在了茶水间的花瓶里。

然后,无奈地叹了叹气。

她大概猜到了这样做的人是谁,不过,没有打电话去训斥这些家伙,而是任由他们为之,都是些小孩子,做也不会做得更过分,她就随便这些孩子们去了。

但是,苏娆没想到的是,自己这样的不制止,两个孩子更过了。

送花的当日下午,就有人送来了非常精致的下午茶,还顺带着,有一条非常名贵的手链,小蕊喜欢这些东西,立马认出,这个手链起码上万!

“这就是和霸道总裁谈恋爱的感觉吗?这也太豪气了吧,秦总真的土豪,而且,秦总看起来,真的很爱苏娆姐你诶!”小蕊感叹着说道。

另一个小姑娘也赞同地点了点头:“反正,我还没见过哪个女人让秦总这么上心过,苏娆姐,你真的是第一个!”

“苏娆姐,你赶紧答应了和秦总在一起吧,秦总是个好男人,你和他在一起的话,肯定会幸福的!”小蕊看出苏娆还有些犹豫,在苏娆的肩膀上轻轻地撞了撞,然后,在苏娆的耳边语气十分温柔地说道。

“好啦!”

苏娆将手链先收了起来,然后,让大家继续吃东西,苏娆则是拿着手机来到了茶水间里,等到没有别人了之后,才把电话打了出去。

那边,是勤政接的电话。

“臭小子,我警告你,若是再让人送这么多的东西来,我以后就不让你和阿ke

在一起玩儿了,你们两凑到一起真的是什么都干得出来!”苏娆真的是又怒又觉得好笑,此刻都不知道该对秦政什么语气才好了!

秦政本来还想拉长这个战线的,没想到,这才第一天,居然就被妈咪看出来了,有些气馁地笑了笑:“妈咪,您怎么猜到是我和阿ke

的?”

“因为你爹地根本干不出这样的事儿来!”

苏娆一针见血地说道,“若是他真的这么做,那就不是我认识的秦慎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