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苏娆忍无可忍地站了出来

暗处里的苏娆听到了这句话,心里十分感动。

她对秦政和阿ke

的技术都十分有信心,所以,觉得他们肯定可以把高樰虐成渣,此刻倒是没有什么别的需要担心的。

庄月清走到了秦政的身后,俨然一副是秦政监护人的模样,让坐在座椅上的秦政觉得十分尴尬。

“进入游戏吧!”

秦政冷冷地开口后,便进入游戏开始给自己选择英雄了。

高樰最近一直都在想着如何在战队树立威信,以及捞一笔油水,所以,根本就没有认真地训练过,她看了一圈儿,都不知道该选择什么样的英雄才是最适合的!

选择的时间还剩下十秒,高樰无奈,只能选了一个平时自己比较擅长的英雄,进入了等待的房间内,开始做出装选择!

solo正式开始。

一进到比赛,观战的人就知道,这局高樰输定了,这种出装对秦政这么严谨的出装,完全是找虐的节奏!

果然,一开始,高樰的发育就被压制住了,接下来直接被秦政吊打,只要两个英雄一遇上,就是被杀掉,最后,秦政打出了10-0的成绩来!

而高樰,则是0-10。

死了十次不说,连对方的半点塔都没有推掉。

“这也太差劲了吧,我真的不想承认这样的技术是我的教练!”成员们在暗中地嘲讽道。

“我也不想承认,她以前明明还没有这么差劲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觉得,自己现在不需要练习技术了吗?她大概是忘了,她的本职是教练!”

“太丢人了,还是在外人面前露出这么逊色的一面!”

……

高樰听到这些人的讨论,面上立马浮起了些许怒意,站起身来,怒视着议论的那些孩子们,“你们懂什么?我只是最近太忙了,所以没有时间训练自己而已!而且,刚刚我的出装也错了,再加上后续操作错误,才会输得这么惨!”

“高阿姨,输就是输了,难道职业选手上了比赛输了,还能给自己找这种乱七八糟的借口吗?”秦政站起身揉了揉眉心,然后,带着嘲讽的笑意看着高樰,没好气地问道。

高樰被这一句话说得有些面色僵住,随即,带着嘲讽扯唇笑了笑,“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最好!”

秦政看向阿ke

,“阿ke

,该你和高阿姨solo了,不过,你的技术可要比我好多了,我觉得,这场比赛就是在浪费时间!”

“还是比一场比较好,刚刚高阿姨不是说她出装错误吗?那这次就给高阿姨先选择的机会,然后,再开始游戏!”阿ke

嘲讽地看着高樰,“高阿姨,你觉得这样安排怎么样?”

高樰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会被两个孩子这么讽刺,紧了紧牙关,然后,尴尬地扯唇笑了笑:“若是你想这么安排,那就这么安排吧!”

她求之不得。

看到高樰这么没有骨气的模样,一旁的庄月清已经有些看不下去了。

苏娆也看不下去了,高樰这种人真的很丢盛秦的脸啊!

这次,高樰认真地思考了英雄和出装,阿ke

的选择快了很多,直接选择之后,便进到了游戏中。

这一局结束得比刚刚更快。

高樰这次死的次数比刚刚还多。

“这就是高阿姨精心选择了英雄和出装后的结果吗?”阿ke

扔掉耳机,站到了座椅上,笑着看着高樰嘲讽地问道。

“你……”高樰捏紧了鼠标,站起身怒视着阿ke

,“臭小子,你这是和长辈说话的态度吗?还是说,你妈就是这么教养你的?”

“好端端地提妈咪做什么?”秦政没想到高樰会如此无奈,咬着牙怒视着高樰,“高阿姨,你输了就是输了,怎么还在这里找借口?”

“阿ke

这种天才选手,本来就是碾压众人的存在,我会输给他也很正常,而且,谁知道你们有没有对我的电脑做过手脚?”

高樰真的是死皮赖脸到极点了。

战队的其他人真的完全看不下去,咬着牙想要站出来帮阿ke

和秦慎之好好地教训这个女人一番了!

“那,若是让高教练你自己选择一台电脑,再和我这样的选手比拼一场,你可愿意?”苏娆也是忍无可忍了,直接从人群中站出来,取下了墨镜和口罩,冷冷地看着高樰问道。

“苏娆?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已经被战队开除了,居然还敢回到战队来,你信不信我让保安把你扔出去!”

高樰看到苏娆,立马怒气冲天地指着苏娆,将自己在秦政和阿ke

这里受到的屈辱全部都宣泄到了苏娆的身上。

秦政蹙着眉头,瞪向高樰,“你敢,你大可以试试看到时候被扔出去的人是谁!”

“你……”高樰咬着牙看向了庄月清,“庄小姐,这位就是被赶出了战队的苏娆,她已经不是我们战队的人了,所以,她并不能参与我们战队的任何事情!”

“不是了吗?我签署过离职书,还是秦总亲自说出了让我离开战队的话?这些天我不到战队来,也是得到秦总的允许的,难道,高小姐已经强悍到可以代表秦总的态度了?”

苏娆一步步地朝着高樰走进,带着些许冷意凝着高樰,一字一句,让高樰完全没办法反驳。

“原来你就是苏娆!”庄月清的目光落到了苏娆的身上,在苏娆的身上没感觉到半点熟悉,她不确定自己的情敌是不是苏娆。

苏娆看向了庄月清,眼神微微颤了颤,然后,移开眼神,再度看向了高樰,“高教练,你敢跟我比一场吗?”

“我……”

高樰知道苏娆的技术有多好,连阿ke

和秦政都是被她**到现在这个技术的,自己和苏娆比拼的话,完全是在自取其辱。

所以,高樰直接捏了捏眉心,“我已经很累了,毕竟接连solo了两场,头疼,还是不比了吧!”

“我看,你是输得头疼了吧!”

苏娆哼笑着嘲讽道。

“这位苏小姐,我觉得,你不该这样咄咄逼人,你是职业选手,这样逼迫一个已经退役的人和你比赛,你不觉得你有些胜之不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