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秦沛然上门

“恭喜你拿下了竞标成功哦!”秦老爷子的语气听起来可是半点都不像是在恭喜秦慎之。

反而让秦慎之觉得有那么些许讽刺的意思。

“这次竞标成功,对整个盛秦来说都是好事儿,您不必只恭喜我一个人!”秦慎之扯唇带着些许冷笑说道。

“现在竞标成功不过只是第一步成功了而已,这个项目才刚刚开始而已,后续会走到什么地步,对你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考验!”老爷子扯着唇角,冷哼了一声淡淡地说着。

秦慎之站在盥洗室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微微有些冷了气息,拧着眉头扯了扯衣领。

“您放心,我既然把这个标拿下来了,就一定好好地将这个项目做下去!”秦慎之抿着唇瓣,想了想后,又道:“前提是,你不要和秦沛然联合起来给我使绊子,就足够了!”

“放心!绝对不会。”

秦老爷子淡淡地说着,忽然转了话风:“你还是找个时间将秦政带回家里玩一玩吧,你妈很想孙子了,虽然当初那些事情我和你妈稍微是有些过分了,但是,你也不能让我和你妈这一辈子都不见秦政了吧?”

“好,我看什么时候有时间吧!”

秦慎之说完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有些烦躁地打开水龙头洗了洗脸,然后,才转身离开了盥洗室。

看到秦慎之面上挂着的水珠,苏娆有些担心此刻秦慎之的状态。

抿着唇,微微有些担心地问道:“你怎么了?”

“没事!”秦慎之笑着摇了摇头,“吃饭吧!”

虽然秦慎之话是这么说,但是,苏娆眼底的担心没少,她觉得,秦慎之肯定是不愿意在孩子面前提及这些事儿,所以,就没有再多问。

吃了饭回去时,秦慎之看着秦政,“阿政,今晚可能不能去你妈咪那里了!”

“为什么啊?”秦政十分疑惑地看向秦慎之。

“因为要回我们的家啊!而且,你每天跑去你妈咪那里算是怎么回事?”秦慎之直接十分粗暴地将秦政抱了起来,塞进了车内。

“那,我和阿ke

就先上楼去了,你们小心些!”苏娆和阿ke

都很懂事,站在路边朝着秦慎之挥挥手。

秦慎之上车后,垂下眼帘,淡淡地跟司机说道,“开车吧!”

司机开车后,秦慎之才抬眸从后视镜里面看向了站在路边的苏娆和阿ke

如今,保护这对母子最好的办法,就是和他们保持合理的距离。

不然,这丫头被秦沛然盯上了的话,会十分危险的。

“走吧,我们回家!”苏娆拉着阿ke

转身准备上楼。

“妈咪,我觉得,自从那个叫秦沛然的大叔出现后,你和爹地都有了很大的变化,是不是这个叫秦沛然的大叔是个危险人物啊?”阿ke

在电梯里时,十分好奇地看着苏娆问道。

“嗯,所以,以后要和这个大叔保持距离!”

“我知道了!”

阿ke

懂事地点点头。

他没有问太多,他知道,若是大人觉得可以告诉他和秦政的事情,绝对不会隐瞒着。

秦政这边,却一直缠着秦慎之问,“爹地,你不让我去妈咪的家里面,是不是因为二爷爷啊?二爷爷真的有那么恐怖吗?”

“好了!”秦慎之被秦政烦的头疼,微微蹙着眉头回眸看向秦政:“我和你妈咪的关系还没有正式确定,你却时常出入她的公寓,就算是有眼睛的人,也会猜到我和她是什么关系,这里面的关系,我不相信你会不懂!”

“爹……爹地……”

秦政被秦慎之吓了一跳,眼神闪烁着,许久后,才缓缓地垂下头去。

然后,哦了一声。

秦慎之意识到自己对孩子的态度有些过分严厉了,微微蹙着眉头叹了叹气,“好了,也别想那么多了,暂时和阿ke

保持合理的距离是为了保护他们!你们再等等,等我将事情全数处理好之后,就可以公开你妈咪和我的关系了!”

“好吧!”秦政垂下眼帘,藏住了眼底对刚刚秦慎之的恐惧,爹地凶起来是真的让人觉得很害怕啊!

回到别墅时,秦慎之还没进家门时,就察觉到了些许不对劲。

他看到了地上的鞋子。

“阿政!”秦政换鞋进屋,就听到了秦沛然的喊声,吓得秦政面色一颤,看向秦沛然时,可以说是瞳孔地震了。

“二爷爷?”

他朝着秦沛然走过去,眼底满是疑惑,“二爷爷,您怎么来了?”

“当然是来给你爹地庆祝的,再怎么说,你爹地今儿个也拿下了这么一个重要的项目,对整个盛秦来说,都是一件大好事儿,我当然是要来给你爹地好好地庆祝一番!”

秦沛然说着,拿起了桌上的一瓶好酒起身走到了还站在玄关处的秦慎之跟前,“慎之,你不会不赏这个脸吧?”

秦慎之防备地看着秦沛然,“小叔,我不认为,我们之间的关系,有好到这个地步,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错了!”秦沛然淡淡地冷笑着,“其实,你爸爸我大哥说得对,我们再怎么斗,都是一家人,就说今儿个竞标这件事儿,我们两进入了决赛圈,不管谁赢了,这个项目都是落到盛秦的手里面,而不是落到其他人的手里!”

秦沛然叫来一个佣人,将那瓶红酒递给了佣人,“你可小心些,这红酒,是我专门从法国农庄内带回来的好久,第一个就是想让慎之好好地平常!”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现在不想喝酒!而且,这个项目现在只是第一步,没什么好值得庆祝的,你还是先回去吧!”

秦慎之开始下起了逐客令。

“慎之,我可是专门来给你庆祝的,你就真的这么不给我面子吗?”秦沛然的眼眸渐渐冷了下去。

“若是你想喝酒,我可以陪你,但是,别拿着庆祝的幌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计划些什么!”秦慎之冷冷地看着秦沛然,“我不是五年前那个会露出破绽来的年轻人了,五年的时间,足够让人成长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