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噩梦

自从那日再见到姜权起,苏娆就噩梦不断。

日复一日,到最后她连睡觉都不能安宁,梦到姜权离开自己的画面,她就立马吓得坐起来。

Ke

有好几次被苏娆吵醒。

“妈咪,你怎么了?”

Ke

心思敏感而且聪明,在苏娆好几次发生这样的事情还不停的说没事以后,他敏锐的察觉到了苏娆一定有什么事情,拧着自己的眉头问苏娆。

苏娆叹了口气,将自己额头上的汗水擦干净。

“Ke

,妈咪真的没事,只是为了你学校的事情,妈咪有些累,要不然妈咪去客房那边睡,你自己睡在这边的主卧室里好吗?”

Ke

将信将疑的看着苏娆。

“妈咪,你就在这边睡吧,我没有关系。”说完,Ke

立马躺在床上,乖乖的盖好自己的被子。

苏娆亲了亲Ke

的额头,心中的不安这才有些缓和起来。

晚上噩梦不断,断断续续的睡觉,直到天蒙蒙亮才能入眠的后果就是,早上要顶着巨大无比的黑眼圈,还要靠强大的自制力强撑着自己的昏昏欲睡的脸,还有打架的眼皮。

有好几次,秦慎之来摸查战队训练室的情况,苏娆都以上厕所来不及等等各种理由来搪塞秦慎之的检查。

一直到她在战队的第三次测试赛上。

这次测试赛的内容很简单,在队内的队员,见识过苏娆的技术之后,都觉得此次苏娆能够再次第一。

然而结果有些出乎意料。

虽然苏娆还是在上游处,但是这个成绩对她来说,真的不能算太好。

隔壁桌的队员很关心她的情况,询问她:“苏娆,你怎么了?我看你从那天我请你吃饭之后,你在战队训练就一直心不在焉的,秦总查了好几次岗,你全部都拿各种理由搪塞掉了,秦总那个脸比锅底还黑。”

“我没事……”

“真的没事吗?不会是那天我请你吃得牛排有问题吧?搞得你没精打采的,可我怎么没事啊?……”

同事脑洞大开,搞得苏娆无语凝噎。

“诶,你看看你的黑眼圈,比我的眼袋还要大,是不是失眠了,要不要去看看医生?”

苏娆思索了一阵,这几天自己确实没怎么睡好,同事说的一点都不夸张,她不用照镜子都能知道,自己的黑眼圈比眼袋还要重。

“要不,我给你推荐一个医生吧,公立医院的,他口碑很好的……”

苏娆全身都表示抗拒,因为上次这位同事,像个‘推荐达人’一样,给她推荐了那个只会揩油正事一点儿也不会做的领导,对此,苏娆对她推荐的医生表示心存怀疑。

虽然苏娆心里这么想,但是还是收下了同事的名片。

“谢谢。”

苏娆里面礼貌的表示感谢,在下班之后立马溜之大吉,冲到食堂,不再听同事的海口。

然而,冲的太快,而且不看路的后果就是,碰到比自己高的人,会把自己的鼻子撞疼。

“莽莽撞撞的,做事情能不能冷静一点?”

苏娆摸着自己的鼻子,这是她第二次被秦慎之撞到了。

“秦总……”

秦慎之看了一眼苏娆。

幸好苏娆底子算好的,这么大的黑眼圈在别人的脸上,真的跟鬼没有什么差别。

“晚上干什么去了?”

苏娆听出了秦慎之的话中话。

“没干什么……”

苏娆并不打算将自己晚上睡不着的真实情况告诉秦慎之。

“不说算了,我找你有事。”

“什么事秦总?”

“边吃边说,我请客。”

苏娆以为秦慎之会去食堂,没想到秦慎之将她带到了那天自己请他麻辣烫的那个地方。

苏娆一脸惊讶的看着秦慎之,鼻子上还有些红红的。

“看着我干什么?上次你请我吃这个玩意儿,搞得我拉肚子了,今天再来试一试。”

说完,秦慎之跨着大步子走到苏娆前面。

苏娆还是跟上次一样,点了自己喜欢吃的东西。

秦慎之也一样。

在等待食物上桌前,秦慎之表明自己今天的来意。

“苏娆,你知道今天测试赛的成绩吗?”

苏娆顿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这顿麻辣烫就是鸿门宴啊。

“知道啊……”

“你知道就好,我记得我说过,战队不养闲人,当然你不算闲人,但是战队也不会接受成绩下滑的太厉害的队员,你能明白吗?”

“明白……”

秦慎之看着她唯唯诺诺的神情,忍不住翻白眼。

“明白那你就告诉我,你为什么成绩会下滑的这么快?”

苏娆抽出桌子前的一双筷子,端正的摆在桌子上。

“因为没睡好。”

“为什么没睡好?”

秦慎之有些不耐烦,他对这种挤牙膏似的回答表示很不喜欢。

他更加喜欢竹筒倒豆子一样的回答。

“因为……Ke

他……”苏娆快速的转动脑子,“他这几天尿床,我要照顾他,所以没怎么睡好……”

在家里玩耍的Ke

打了个喷嚏,小嘴一斜,表示谁这么无聊,还把自己拖下水。

远在麻辣烫店子的苏娆自然不知道Ke

现在在想什么,还是将Ke

拉出来做挡箭牌。

“你确定吗?”

秦慎之觉得苏娆有些鬼扯。

在他的印象中,Ke

是个懂事听话的孩子,而且自理能力强,要说尿床基本是不可能的,偶尔一两次可以原谅,持续性的这样,他有些不信。

“Ke

尿床,你至于一晚上不睡吗?”

“我……你怎么知道我一晚上都没睡?”

“从你的黑眼圈,惨白的脸色上。”

苏娆还想争辩什么,麻辣烫已经做好了。

秦慎之示意苏娆不要动身,他将食物端过来。

“秦总,给我几天的时间,我到时候应该能整理好自己的情绪。”

秦慎之目光一沉说到:“但愿如此,不要让我失望。”

“嗯。”

两人一边吃一边聊,苏娆拿起冰豆奶喝了一口,又拿了一张餐巾纸。

‘噩梦’是不会断的。

就是那么一眼,苏娆抬头看了一眼店子外。

姜权走在路上,穿得很清爽,身边并未跟着贝依依。

“怎么了?”

秦慎之发现了苏娆的不对劲。

“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