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〇二一章 飞虎归心 大事可定

龙德殿前,黄飞虎被追得烦了,他怒哼一声,瞬间暴走百米之远,转过头来恼羞成怒地道:“武庚,你若是再这般胡搅蛮缠,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怎么会是胡搅蛮缠呢,我干娘就在摘星楼上呢,不信你看……”

摘星楼离龙德殿足有半里之远,但众人目力都是尚可,顺着他的手指一看,很自然地看到城楼上面有一个珠光宝气的尊贵女子。

黄飞虎这次带来的,可全都是自己的家将,这些人能不认识黄妃么。

“啊,是黄妃娘娘。”

“还真是。”

底下的士兵议论纷纷,黄飞虎则是脸色铁青,他发现自己被套路了,这特么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陷阱,他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武庚继续大声地嚷嚷道:“我与我干娘约好了,到时候以黄旗为号进宫勤王……我就是看你们举着黄旗,所以才放你们进来的呀……哎呀,你看你看,干娘都举黄旗了……

舅舅,你干嘛对我这个态度呀,难道你不是来帮我的吗?”

黄飞虎郁闷地道:“就算你认了黄妃为干娘,那我也不是你舅舅,最多是干舅舅。”

武庚立即舔着脸发出了杀猪般的叫声:“干舅舅!”

黄飞虎捂住了自己的心脏,武庚的样子太恶心了,每喊一次舅舅,他都有一种快要心肌梗塞的感觉。

他很想就这么晕死过去算了,但他本就是大商一等一的武将,肉身强横,精气神完足,他就是想装蒜,那也得有人信呢。

武庚看出了他心中的无奈,大声地道:“干舅舅,不如我们单独聊聊如何?”

黄飞虎看了看麾下士兵的状态,衡量了一番,终究是憋屈地应下了武庚的提议。

“可。”

“那就在龙德殿中罢……”

黄飞虎对麾下的兵将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不要轻举妄动,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说完他跳下五色神牛,大步流星地走向了龙德殿。

武庚对麾下几人道:“你们几个在这里等着我回来,对面全是我干舅舅的士兵,不是你们的敌人……殷破败、雷开,你们两个马上带人去把四方的门户给我守好……”

黄飞虎已经快要冲进龙德殿,听到这话忍不住顿了下脚步,不过终究还是什么话都没说。

龙德殿本是朝会之所,大商朝历代先王基本上都是在此地接见臣子,商议王朝大小事物。

武庚初次踏入此地,心中一下子涌起了一股归属感。

终于没有旁人了,黄飞虎终于有觉得自己能行了,当下冷哼一声,神色狠厉地道:“大王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了黄飞虎一眼,武庚便知道这家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以来,唯一一个真正关心纣王的人。

他之所以会进宫,从来没有什么魍魉心思,一心想的就是搞清楚纣王的死因,然后有仇报仇,有冤报冤。

他心念电转,知道阴谋诡计那一套对黄飞虎没用,于是叹了一口气道:“其实我父王并没有死。”

黄飞虎心中一震,想起晁雷说的没有任何人见到过纣王的尸体,一下子浮现了一抹希望。

“那他又在何处?”

肯定不能说是在自己身上的,如此想着,武庚顺嘴编起了瞎话,道:“他在我师尊混沌至尊处。”

“混沌至尊?”

虽然黄飞虎没什么修行方面的知识,但混沌加上至尊二字,最是唬人,他一下子就有点被镇住了。

武庚心想果然是没看过网文的土著,要是老白看到这个名字,第一感觉肯定是觉得低级……

他满嘴跑火车地道:“我师尊乃是盘古混沌开天之前便存在的人物,他本不愿沾染俗尘之事,却因缘巧合之下与我缔下了师徒之缘……他说凤鸣岐山,西岐当有圣人出,有邪修卜算出此事,暗中培植西岐与大商生隙……

此乃五百年前所未有之变局也……

纣王此人沉迷酒色,不听劝谏,横征暴敛,是个十足十的昏君……三月十五女娲庙题词之事,已触怒了女娲娘娘……若是让他继续领导大商,将来难免有所报应,必然会被西岐所取代……”

谎言的最高境界,就是在九句真话当中插入一句假话。

黄飞虎认真地思考着,却发现他说的句句在理,于是很自然地开始相信他真的有一个名叫混沌至尊的师傅。

不过他心中依旧是不甘,因为在他心中,纣王虽然偶有龌龊,但大体上还是英明神武的,更何况他乃是人君,武庚此举无异于谋逆。

“难道换成你,大商就有救了吗?”

武庚自信地道:“当然,就以冀州战事作为例子罢……我认为冀州之战会是先败而后胜……”

与我推测的大体相当,黄飞虎如此想着,神情变得郑重了些,道:“如何先败而后胜?”

武庚道:“冀州侯苏护既然敢大言反商,必然是有所依凭,本来冀州这些年便发展得不错,加上以逸待劳的缘故,又是守城之战,必然大破崇侯虎……

崇侯虎此人向来才疏,必然会寻找援兵,我听说曹州侯崇黑虎乃是崇侯虎的弟弟,援兵很有可能是崇黑虎,但即使加上崇黑虎,依旧不能在短时间内完全攻破冀州,所以他同样会失败……”

黄飞虎听得有些入迷,又道:“那如何后胜?”

武庚冷笑道:“西伯侯姬昌此人腹藏机心,我听说他离开朝歌之后以整兵为名回了西岐,这一来一回,正好避开了崇侯虎与苏护之间的鏖战。他缓缓进兵冀州,正是士气正盛,而苏护则是兵疲马乏,无力再战,加上姬昌身侧有邪修相助,我推测他会兵不血刃地拿下冀州……”

黄飞虎道:“姬昌胸藏韬略,能攻下冀州不假,可兵不血刃……会不会过于其实了?”

武庚道:“不必争辩,事情会如何发展,我们很快就能知道了。”

黄飞虎觉得武庚言过其实了,但总体上他还是能看出武庚有些真才实学。

本来已经无路可退,见到武庚有点才学,他心中的抗拒一下子消散了大半。

于是又道:“大王过得可好?”

“那自然是很好,在我师尊那处,我父王不仅可以远离美色,还能修炼长生之法,说不定过个三五十年,等你垂垂老矣的时候,他还能活蹦乱跳地出现在你面前,吓你一跳呢……”

黄飞虎神色一喜:“你说真的?”

“我要是骗你,那我是你孙子!”

【典狱官囚禁纣王满一天,获得15点功德】

咦,多了5点!